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张文魁国企合并算不上是改革

发布时间:2021-01-25 14:30:38 阅读: 来源:珍珠岩保温板厂家

张文魁:国企合并算不上是改革

鉴于此轮央企的重组逻辑在于着重解决央企升级转型和国际市场竞争力提升的问题,因而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央企是首要考虑重组的目标。

5月19日,国务院批转发改革委《关于2015年深化经济体制改革重点工作意见》(以下简称《意见》) 指出,推进国企国资改革,出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此次将国企改革再次列入到改革重点任务中来,国企改革排名也从去年的第四项工作升格为今年的第二项任务。

这被市场解读为国有经济在经济体制改革中的分量提高,预计下一步国企改革的步伐有望加快落地。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企业研究所副所长张文魁5月18日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称。在他看来,鉴于此轮央企的重组逻辑在于着重解决央企升级转型和国际市场竞争力提升的问题,因而能够参与国际竞争的央企是首要考虑重组的目标。

政府之手

对于此次《意见》指出的推进国企国资改革,出台深化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制定改革和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国有企业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等系列配套文件。制定中央企业结构调整与重组方案,加快推进国有资本运营公司和投资公司试点,形成国有资本流动重组、布局调整的有效平台等建议。

张文魁表示,“预计国有企业改革指导意见出台后,接下来会有更多改革动作与进展。”

在业界专家看来,混合所有制是当前及今后国企改革的“重头戏”,基本思路是引入民资参与国企重组,从而实现国有企业产权的多元化,不同所有制资本在标准的现代企业制度框架下,按照股份制的规则来实现风险公担、利益共享。

对于未来国企改革的思路,张文魁对记者表示,“国企改革的一贯思路是通过混合所有制等产权改革和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来转换企业经营机制以及实现市场化经营。但是,这种思路在实际工作中贯彻执行中并非一帆风顺,而会出现反复。本轮国企改革的整体思路跟此前仍是一脉相承,关键在于落地执行。”

国企整合已经经历过几次不同阶段:资产剥离、上下游合并、以大并小, 到现在,则开始提强强联合。

“改革开放30多年来,尽管国企重组经历了分分合合、合合分分。这些重组大多数并不是一种市场行为,而是政府行为。”对此现象,张文魁对记者表示,严格来说,如果单纯只有这些重组的话,也算不上改革,有时候还与改革背道而驰,因为单纯的分合重组并不会导致经营机制的转变,反而会导致垄断的强化和政府干预的强化,这些都是“反市场”的行为。

企业市场化的分与合应该是根据市场的发展、行业变迁以及企业自身的情况作出决定。例如美国通用电气,在20世纪七八十年代合了很多企业,但到90年代后又分拆卖掉了很多企业,这是企业根据市场需求作出的决定。在张文魁看来,从目前政府热衷于合并国企的现象来看,可以认为,我国国有企业至今还没有摆脱作为政府附属物的地位,没有真正成为独立的主体 ,这是近四十年国企改革历史的悲哀。

“政府热衷于对国企的拆分与捏合,反映了政府某种程度的投机心理以及偷懒心理。偷懒心理,即如果一家国企遇到经营困难时,不愿意进行实质性的改革与重组,往往跟一家经营好的国企实行合并。投机心理,即将两家大国企合并成一家更大的国企,通过消除竞争使自身没有竞争对手。”张文魁说。

在过去一年内,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在资本市场的股价暴涨8倍。自两家企业宣布合并事宜以后,还引发了市场对包括中国中铁与中国铁建、南船与北船、中国移动与广电网、中国电信与中国联通等在内央企合并的预期。

张文魁认为,从长远来看,央企大规模合并将加剧市场垄断,并不利于增强企业竞争力。国企改革应当坚持以转换经营机制、提高企业效率为核心,坚持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的混合所有制改革方向。

如果此轮央企重组的用意是打造能够航行于国际市场的、具有国际竞争水准的央企,且着重解决央企在国际竞争中的问题,则首要考虑的哪些行业和央企是能够参与国际竞争,将竞争对手定位于国际巨头而非国内同行的这类公司。

混合所有制应是“中间状态”

在国企改革方向的讨论中,关于国企、央企实施混合所有制改革一直呼声很高。

在张文魁看来,对于大部分实行产权改革的国有企业而言,混合所有制都不应该是一个终极状态,而应该是一个中间状态。

“多数混合所有制企业都应该逐步实行更多国有股份的有序退出,使这些企业彻底完成市场化改造。当然,混合所有制作为一种折中的国有企业产权改革方案,主要应该在大型国有企业中实行,那些规模较小的国有企业,可以通过重组改制和出售等方式去‘放活’。 ”张文魁建议。

仍以中国南车、中国北车合并为例,他认为:“如果南北车合并为中国中车后,就认为大功告成、万事大吉了,那可能是一种自我陶醉。”

正确的方法,一方面可以对中国中车进行混合所有制改革,在中国中车中引入大宗的非国有资本和积极的非国有股东,这方面其实中信股份的做法可以效仿;另一方面,铁路机车车辆生产和其他设备生产这个行业,应该更多地对民企开放,鼓励民企进入这个行业设立新的企业来参与竞争。

对于基础性行业向民资开放、引入民资参与的问题,张文魁建议实施两种方式:一种是让民资进来独立地设立新企业;另一形式是让民资参股国企进行股份制改造。

“引入民资第一要有开门政策,第二要有产权保护。光有开门政策,没有产权保护,很容易变成”关门打狗“,那谁还会再来?”张文魁指出,此前民资在煤炭开采等领域和其他一些领域,都有过此类教训。产权保护,就是保护民营企业家的合法财产权利。

“如果民间资本、民营企业的财产权利得不到保护,如果非国有投资者的股东权利得不到落实,发展混合所有制的倡导就可能成为一场自弹自唱的娱乐。”张文魁认为。

眼下好的迹象是,5月15至16日在北京召开的2015年全国经济体制改革工作会议要求,支持非公有制经济健康发展,全面落实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和民间投资的政策措施,完善产权保护制度特别是法人财产权保护制度,鼓励引导更多社会资本特别是民间资本参与重点领域建设。

近年来,一些垄断领域已向民资开放。2014年3月5日《政府工作报告》中曾指出:“要制定非国有资本参与中央企业投资项目的办法,在金融、石油、电力、铁路、电信、资源开发、公用事业等领域,向非国有资本推出一批投资项目。”

张文魁认为,“经过30过年发展,很多行业特别是日用消费品与轻工业已向民资开放。这些对民企开放度比较高的行业,虽然行业集中度不高,看起来好像过度竞争、企业打乱仗,但这些行业反而效益比较好,创新能力日益增强。如家电行业里的海信与创维是国企与民企共同发展的典例。而像资源与技术密集型等制造业领域,尤其是涉及国家经济命脉的一些行业,对民资开放度相对没这么高。”

不过张文魁表示,目前的大型国企合并,实际上是享受了某种程度的“治外法权”,因为这些大型国企合并并没有经过反垄断审查这个法律程序。滴滴、快滴这些新兴行业和新兴业态的民营企业合并,反而要搞反垄断审查。

简约二居室装修

理想湾

双楠港汇广场装修设计

成都装修效果图片